两战石人山—— 解放道真清剿土匪的重大战斗(之一)
欢迎进入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走进道真 » 历史沿革

两战石人山—— 解放道真清剿土匪的重大战斗(之一)

  • 字体
  • | 打印本页 |  关闭本页 |


建国初期,贵州各地相继发生大规模的反革命暴乱,一些地区国民党起义部队发生叛变,勾结国民党原地方武装及反动势力,向新生的人民政权进行反扑,匪情严重。3月29日,中共贵州省委、贵州军区为加强交通沿线和重点地区的守备力量,决定暂时放弃边沿地区的21个县,集中兵力实行重点清剿,歼灭土匪。道真地处黔北边陲,交通不便,山高林密,沟壑纵横,匪情严重,属于战略撤退、暂时放弃的县之一。

1950年4月2日 ,道真县电台抄收到中共遵义地委、遵义军分区命令,县人民政府及解放军部队立即撤离道真,转至绥阳待命。

在道真县人民政府和驻军部队撤离道真后的一段时间,以黄守瑛为首的土匪,疯狂地骚扰偷袭解放军,妄图阻止解放军进入道真境。驻南川、武隆两县的解放军多次打退土匪进攻,并派部队进入道真境内侦察匪情,剿灭土匪,由此发生了解放军清剿土匪的多次战斗,其中石人山、大磏坝、白炭窑子几次战斗尤为突出。


解放道真的部分解放军指战员

1950年 6月23日,黄守瑛匪部李远志、韩克位等率匪与南川匪首肖世尧(又名肖凯)、黄宪琪、时应昌、马云开等聚集上千匪徒,妄图攻打南川县城。土匪到达大铺子煤垭处,正遇上驻南川解放军乘军车行进。解放军立即拉开阵势,机枪、冲锋枪、步枪、小钢炮一齐开火,吓得土匪向帽子山一带退逃。解放军乘胜进攻帽子山,匪众未敢抵抗,节节溃退到石人山一带,企图凭借天险,阻困解放军于山下。

石人山位于道真大磏和南川大有之间,是川黔两省的分界岭。山势险峻,北麓大道为道真至南川的必经之路。6月24日,由南川追击溃匪的解放军一部,进抵石人山的左家山垭口,对逃匪发起猛攻,拿下了垭口。当推进到土匪的第二个据点天子坪时,国民党营长出身的肖世尧股匪利用有利地形负隅顽抗。解放军以强大的攻势进击,天子坪上枪声隆隆,激战两个小时,肖匪沿大田坡往三元场撤逃。其余股匪见肖匪受挫,各自落荒散逃。天近黄昏,解放军占领了石人山全部阵地,然后在石人山遍设篝火,趁黑夜撤回南川大有扎营。石人山首战告捷。

首战石人山,重创上千名匪徒,威震川黔边境。土匪深知控制石人山便可凭险顽抗,丢失石人山则陷于死胡同。于是野心不死,又紧急策划,卷回石人山作垂死挣扎。黄守瑛的参谋长韦懋林亲自指挥,除第一次参战的股匪外,增调张仲才、谭席珍、杨琢潘、任镇江、程雄光等股匪及匪“神兵”。匪众在石人山、尖山子等地构筑工事,层层设防,提出“守住石人山,打到南川去”的口号。把当地群众的粮食、猪、鸡、鸭抢劫一空。还不时向大有方向放炮,虚张声势,搅得百姓昼夜不安。7月3日下午,解放军派出一个班的兵力直插石人山左家山垭口进行火力侦察。土匪见解放军人数不多,各据点便一齐开火射击。侦察班诱战十多分钟,已查明匪队的火力部署,当晚撤回轿子山风山垭口,立刻向大有驻军报告匪情。次日凌晨,浓雾迷漫,驻轿子山风山垭口的尖刀班首先向石人山关上垭口突击,后续部队分三路齐进,分别向石人山左家山垭口、落桐树垭口及尖山子挺进。天刚发白,各路部队已接近各自的攻击目标。这时黄守瑛匪参谋处副处长陈雄光(原国民党军副团长)爬上关上垭口张望,发现解放军已冲抵垭口,近在咫尺,吓得魂不附体,下山逃命。解放军尖刀班乘势冲锋,攻击中率队排长壮烈牺牲。此时,解放军三路部队同时进击在浓雾中的左家山垭口、落桐树垭口、尖山子几座山梁,打得土匪晕头转向,抱头鼠窜。匪首肖世尧驱使“神兵”冲杀,刚冲到象鼻子口,恰遇解放军加强连追击到来,吓得“神兵”调头而逃。溃散逃命的匪徒,在陡峭狭窄的山路上自相践踏,人仰马翻,狼狈地向大磏坝、球子岩和马村、黄泥洞逃遁。整个战斗从拂晓开始到中午结束,缴获黄守瑛匪副官处副处长任镇江白马一匹及一批枪弹大刀。第二次石人山之战,又一次粉碎土匪欲凭借石人山困阻解放军的阴谋。



关键字: